鬼灭:我是一只鬼 第六十九章 上弦之贰:童磨

如果不是身上以及嘴角的鲜血。

童磨真的就仿佛一个绅士。

“卑劣而又无耻的家伙。”蝴蝶忍神色难看,冷冷的道。

面对童磨,她根本就保持不了面对普通鬼的那种小腹黑属性。

“阿拉阿拉,可爱的少女,骂人可是不好的呢。”

童磨温柔的笑了笑,一把将左手的铁扇散开,迅速朝着前方一挥。

蹭蹭。

铁扇撕裂空气的声音响起。

“飕飕——”

瞬间,一道蓝色的冰晶在半空中凝结。

“香奈乎!”

蝴蝶忍一把抓住香奈乎,迅速爆退出了房间。

这蓝色的冰晶就仿佛斩芒一般狠狠地劈在了房间门口,将房门给劈的乱七八糟,彻底没了门的样子。

“哇!好快的速度!”

童磨从房间中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右手还捧着少女的头颅,‘惊讶’的道:“是柱吗?”

“那就等下再吃吧。”

他将手中的头颅放到了一旁。

“我是万世极乐教的教主。”

“和信徒们共同幸福是我的职责所在……这孩子我也会帮她吃干净的。”

童磨面带天真的笑容,一对铁扇全部打开。

“大家的幸福……你在说什么蠢话?!”

话音落下。

“虫之呼吸。”

“蜂牙之舞·真曳!”

一道身影闪过。

蝴蝶忍就宛如一只蝴蝶,瞬间突刺到了童磨的面前,右手那怪异造型的日轮刀直接贯穿了他的左眼到后脑勺。

“哦!好厉害的突刺!速度也很快紫色眼睛的鬼,手都没能挡下来呢!”

被刺穿脑袋的童磨并没有任何感觉,反而露出了笑容。

血鬼术·莲叶冰!!

双扇挥舞!

与之前随意的挥舞不同,在斩击所劈出的蓝色冰晶之中,竟是浮现出了一朵接着一朵的莲花。

一股冷空气随之绽放!

“好冷!!”

蝴蝶忍迅速后退,但还是难免吸入了一口冷空气,神情微变。

她感觉到自己肺部仿佛要被这股空气所撕裂。

这就是他的血鬼术吗?

蝴蝶忍的神情一变再变。

童磨的血鬼术,绝对是最为克制鬼杀队的血鬼术之一!

这种冷空气冰/毒,能让鬼杀队队员赖以生存的呼吸法变得极其束手束脚,战力绝对会下降许多,哪怕是柱也不会例外。

“因为大家都怕死,所以我吃了她们,他们就会和我一起活过永恒的时间……”

“我接受了信徒们的感情……血液……rou体……施以救赎,并引导他们到新的高度……”

童磨一边自愈,一边说着自以为是真理的话。

忽然。

“诶?”

童磨神色愣住。

他的脸上出现了大规模的紫色。

“毒吗?”

希望毒能够对上弦有效……

蝴蝶忍也顾不得自己刀上的紫藤花毒能不能让童磨受伤亦或者是什么。

她现在只想拖延时间,让香奈乎离开。

这次之行,蝴蝶忍并没有准备的十分充分,因为谁都没有想到,隐藏了许久的上弦居然会在一个时间内疯狂进食从而暴露。

当然,这没有准备充分是相对而言。

在蝴蝶忍看来,自己现在体内没有注射紫藤花毒,香奈乎没有成长起来,没有能够牺牲自己杀掉童磨的能力,那便是不足。

蝴蝶忍在知晓对方是上弦之贰童磨的时候。

就已经放弃了要击杀他的想法。

转而拖延时间,给香奈乎逃跑。

至少……

自己能够去陪姐姐吧。

香奈乎,如果你能活下去的话,抱歉,让你背负了如此大恨。

蝴蝶忍惨笑一声。

她深知背负着深仇大恨的感觉。

让这种深仇大恨转给香奈乎。

她很愧疚。

“香奈乎!快逃!!”

躲在一旁的香奈乎也明白,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拖油瓶,所以也极尽自己全部实力往外逃。

可惜的是,二女还没反应过来。

童磨脸上的伤便已经治愈完成。

“诶诶诶?”

“这是要逃跑吗?”

蝴蝶忍眉头一皱。

迅速出刀。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

“可惜了呀……”

童磨就像是玩弄老鼠的猫一般,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举起了刚刚受伤,却已经在恢复的左手。

“第五次了呢,你还能够调几次毒呢?”

蝴蝶忍与香奈乎都死死地盯着童磨。

连大气都不敢chuan。

因为只要稍微轻chuan一下,她们的肺部就会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撕裂感。

童磨扇子的每一次挥舞,都会在空气中洒落带有血鬼术毒的冰晶。

能令吸入冰晶的人呼吸困难,进而导致肺泡坏死。

化冻结的血为雾状,再用扇子传播……呼吸,就伴随着危险。

“这就是上弦的恢复能力吗?”

蝴蝶忍有些无力。

她的身体娇小,力气根本不足以用来斩断鬼的头颅,优势就是速度较快,唯一的杀鬼方式就是用毒。

如果连毒也没用,那么就真的有点难受了。

“只能这样了……”

“用连击一次性打入大量的毒……”

虫之呼吸。

蜻蜓之舞·复眼六角!!

蝴蝶忍不顾伤势,再次将自己的速度攀向巅峰,手中日轮刀的劈砍速度也达到极限。

疯狂连击!

然而,童磨只是抬起扇子,竟是下下都将蝴蝶忍的连击攻势给轻而易举的挡了下来。

在场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的香奈乎神色变得着急起来,她恨自己的实力太低,如果现在她实力稍强一点的话,在外围掠阵也能够帮到忍啊!!

死死握着日轮刀。

香奈乎银牙紧咬。

已经失去了香奈惠,她不想再失去忍!

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战栗之意,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花之呼吸!”

“伍之型·无果芍药!!”

伴随着周遭的冰晶,粉色花瓣飘零。

刀光闪烁,剑气从四面八方纵横,凝聚为一点紫色眼睛的鬼,斩向童磨。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以后更新都会放在0点一次性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