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分崩离析后,曾经的“生态化反”军团首脑都何去何从?

近日,奢侈品电商寺库发布人事公告,原乐视高管任冠军将加盟寺库,任首席增长官一职。同日,据媒体报道,前属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也快撑不住,正提交离职申请。

自乐视爆发债务危机,贾跃亭出走美国至今已过大半年,期间伴随着乐视系各业态危机蔓延,“接盘侠”融创入主,诸如“供应商讨债”、“贾跃亭何时回国”、“贾跃亭套现资金究竟去哪了”等热门话题就此起彼伏,但注意力多集中在乐视及贾跃亭等关键词身上。

事实上, 曾经的乐视和贾跃亭以一纸“生态化反”的谜之蓝图,一夜间孵化出7个业态,麾下聚集了一众揣着实力和梦想的灵魂高管团队,“生态化反”军团首脑曾经一度也如贾跃亭般雄性爆棚,“骄傲放纵”。

那么一年以后,这些灵魂人物如今都何去何从乐视马国力,是否平地再起,还是就此沉寂?盎司君今天就为吃瓜群众们略作盘点一下。

贾跃亭的“生态化反”到底有啥魔性?

本应“下周回国”的贾老板滞留美利坚,“阔太”甘薇却临危授命,于年前最后一天踏上了归国代夫还债的征程;这不,“乐视系”债务小组已经对外宣布,通过抵债和出售资产的方式解决了部分债务。

10.jpg

“最新动态!乐视出让其17.83%股权 套现8亿港元”群里的小胖来了劲。

“此酷派已非彼酷派”尼克陈一脸深沉。

酷派终于还是被抛弃了!最近乐视的消息再度刷爆朋友圈,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些业内人士对此事感到惋惜,但更多是对贾老板的各种质疑。

想当初,贾跃亭靠着下海创业的执念,领着乐视一路蒙眼狂奔上市,被外界戏谑为:“最会讲故事的男人”,彼时,ppt在手;还是会迷倒一片天真的粉丝,网罗各行人才,按照老贾的话风,乐视最有可能超越苹果!

9.jpg

凭什么?就凭乐视独步天下的“生态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平台+内容+终端+应用”。

老贾先是在2014年12月对外宣布造汽车,让人人都能驾驶超级汽车,呼吸新鲜空气。接着又于15年4月召开“超级手机”发布会,请来群星助阵,畅谈“无边框”理论,放下豪言秒杀苹果,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乐视市值达千亿。

凭什么?就凭老贾那股企业家独有的魅力和天分,先讲一个故事再伸下张正义最后假装颠覆一个行业,这是老贾的武林秘籍。

8.jpg

乐视垂直产业链整合业务涵盖互联网视频、影视制作与发行、智能终端、大屏应用市场、电子商务、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等;旗下公司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网酒网、乐视控股、乐视投资管理、乐视移动智能。

如此宏大的战略布局,让人不得不服。可就当人们痴迷于生态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大显身手之时,乐视资金链却断了。

这无疑给了各大英雄豪杰当头一棒,危机爆发后,媒体不断爆出乐视高官离职的消息,这些曾经为生态梦想聚集的同道中人都扛不住了。

黯然离场后,多数另谋高就乐视马国力,有人?

有人出去后消失匿迹,有人直呼其责,狂喷乐视文化,短短5个月时间,前乐视VP张思宏从亚马逊跳槽乐视再回到亚马逊;有人开始自己创业,比如曾任职乐视影业旗下子公司乐影客CEO汪浚、曾担任乐视副总裁兼董秘的张特;当人有多数的人是跳槽到其他大企业。

前属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最新消息,已经办完了乐视的离职手续,从央视,到乐视,下一站很可能是恒大。这样一来,乐视体育的高层领导里面,就只剩下被起诉的创始人兼CEO雷振剑。

细细梳理下乐视高管流向,乐视生态不但败了,当真还败的挺难看啊!

7.jpg

前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木:加盟联想

乐视移动前CEO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在乐视工作了3年,2017年9月离职后去了联想,成为中国区战略与业务拓展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的特别助理。

主要负责联想中国区战略规划、战略管理及实施,并依据战略推进新业务布局与拓展,寻找新的战略联盟及合作,直接向刘军汇报。

前乐视金融CEO王永利:任中国国际期货公司副董事长

06年8月,王永利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兼执行董事职务,14年离职后加入乐视,17年7月27日从乐视离职去了中国国际期货公司。

6.jpg

前乐视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丁磊:创办华人运通,担任董事长

15年9月,丁磊加盟乐视汽车,17年3月,以个人身体健康为由次辞职,2017年12月14日,丁磊出资设立的东海岸基金与江苏悦达集团、奥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华人运通(江苏)技术有限公司。

主要聚焦新能源汽车及智能交通系统的核心部件和工程系统的研发,以及智能交通信息系统的模型试验。

前乐视云CEO吴亚洲:加入海航旗下上市公司

吴亚洲曾在创维、华为、腾讯和酷6工作。2011年5月,吴亚洲加盟乐视网,2017年11月从乐视离职。

5.jpg

前乐视网CMO张旻翚:加盟360

张旻翚和两军、任冠军是同批离职的。2017年11月,有媒体报道称,张旻翚加盟了360,任360运营管理副总裁,向周鸿祎汇报。

张旻翚历任任搜狐销售部全国渠道中心总经理、3G门户首席营销官,在2013年创办集萃传媒,2014年,张旻翚携集萃传媒团队加盟乐视。

前乐视高级副总裁郑孝明:跳槽京东任国际业务总裁

出生于1972年的郑孝明履历光鲜,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分校,曾在美银美林、高盛集团担任过董事总经理。

郑孝明于15年8月加入乐视,负责乐视全球融资、投资和并购业务,2017年6月离职后跳槽京东,负责国际业务规划及实质性拓展、海外市场的投资并购以及国际品牌的引进等,加速推进和发展京东集团业务的全球化。

前乐视体育COO于航:同行业跳槽当代明诚

乐视体育的高管多数曾在央视、新浪任职,属于媒体出身。媒体人懂得如何做内容,但媒体人不是生意人,对于怎么赚钱和管理团队并不擅长。

但是在乐视体育突飞猛进那2年,还是拿下了不少赛事版权。拥有MBA学位,2004年亚洲杯后,于航受邀加入亚洲足球联合会(AFC),成为首批在亚洲足球管理机构总部办事处工作的中国员工之一,2006年,于航加盟新浪体育,负责体育合作事务。

前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匆匆离职,担任中国动向CEO

张志勇前后任职仅5个月,短暂逗留。

正所谓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走不走反正有的是接盘侠。但那些曾经旗下的那些被忽悠上天的公司,就没那么好过了。去乐视化后的易到和酷派都在艰难求生啊!

贾跃亭除了伤了人心,还毁了一些好事

乐视体育就不用说了,堪称高管团队最完美的公司,除了创始人兼CEO雷振剑外,总裁张志勇、联席总裁/CCO刘建宏、CMO强炜、CTO张旋、COO于航,以及副董事长马国力都已离职。

乐视体育重组势在必行,但是面对债务、估值、信誉问题又谈何容易?

3.jpg

乐视体育的债务大,债主多,即使保守估计,债务总量也可能接近8亿人民币。

根据既有公开资料及懒熊体育收集到的信息,乐视体育在英超、中超、亚足联、中国足协·中国之队、足协杯、ATP、F1、女超、德甲、J联赛、高尔夫等大量版权项目,演播室修建、节目制作、公司品牌市场推广、股权投资、员工薪酬及劳务方面,都存在大面积欠款。

另外,乐视体育股东数目也多,在调整估值和利益的分配等方面协调难度大。

从赛事运营、智能化和互联网增值业务到如今的PC端网站、移动端App以及一些体育会员。乐视体育不管在业务还是用户积累方面都已经精疲力尽。

最后还有一个对赌协议,18年年度如果不能上市,又该如何消化投资方画的大饼?

一旦完不成,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发起书面回购要求后2个月,按照“全部投资款+12%/年(单利)计算的最低收益”,以现金收购投资方所持有乐视体育全部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2.jpg

再说说易到,2015年10月,乐视宣布7亿美元入股易到获得70%股权,成为易到控股股东。背靠大树,易车和快就加入到滴滴与优步的烧钱战中。

补贴很快见效,2016年3月,易到宣布日订单超过50万;2016年6月,易到宣布日完成订单数已经突破100万,市场数据亮眼:易到占有纯专车市场30%份额,GMV已经超过了Uber,位列行业第二。

但是好景不长,伴随乐视资金链危机,拖欠供应商费用、司机无法提现等问题暴露出来。

随后事态发展愈演愈烈,优牵扯出乐视挪用易到资金问题,烫手的山芋最终被韬蕴资本接盘。

重整后的易到,主要解锁司机欠款、组织架构调整、运营体系重塑等难题。

特别是在网约车行业,温晓东透露易到未来还将推出拼车、顺风车、出租车等多种横向业务,并实施低佣金模式。

目前目前滴滴的抽成为20%左右,新入局的美团打车则为8%。而易到也在今年1月1日开始全面调价,这意味着,网约车下个价格战已经打响。

所以,是否能够重生,还得看温晓东的眼光啊,毕竟烧钱补贴那些事大伙都看得多了也精了。

1.jpg

至于酷派,这次出售后,威日创投取代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成为酷派最大股东,酷派讲述的是传统手机企业从实业输家到资本赢家的故事,对产业来说,这是喜还是悲呢?